木户

懶,偶爾拍照、畫畫。附帶記者。

前幾日去了咖啡館,剛才突然想寫的東西。
因為自我價值早被抹殺了,製造的代替品也沒了的一個故事。

--------------
年紀尚大的友人訴說著自身的經歷,臉上浮現出悲傷的表情。他從未想過自身的追求與行為會帶來無法承受的後果,至少,他曾經以為自己能夠承受的。
他向少女訴說著——
“ 現實可是很殘酷的啊,我看不到你所說未來的可能性,處於現狀的話至少還能活下去,僅僅是放棄自我而已。 ”
他提醒著少女——

突然少女聽見了崩壞的聲音,那是世界崩塌的聲音。 
——藉由懷有莫名善意的友人之手。

她看見玻璃門外的貨櫃車,那匆匆來去搬運貨物的人們,與咖啡廳內瀰漫著香氣,專注聆聽表演者們柔和音樂的人們形成強烈對比。門外的人在為了一日三餐拼命求存,年紀尚小的她,卻坐在裡頭喝著咖啡,與善意的友人交談過去、未來。

彼方的人直面著殘酷的現實,此方的人歌頌著世界的溫柔。

難道我們不正是活在夢(幻想)之中麼?少女想到。

然後,幻想被撕裂了。
——藉由懷有善意的友人之手。

“做了這樣的一場夢”
少女從夢中醒來,口中仍殘留咖啡的苦澀。
她看著眼前的自己,這次身邊已經沒有夢的存在了。
她無處可逃,只能直面那不作聲的自己,僅僅是看著而已。
「她」開口了,平靜地訴說少女的不堪,訴說著少女製造的假象。
然後,少女再次成為了自己,並且無法再前行。
那即是她自身的終末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「一個一直追求自我價值的人一旦認定了自己的終末,“ 活著 ”這件事本來就是最痛苦的折磨。」看到了這樣的一句話,挺喜歡的、

评论

© 木户 | Powered by LOFTER